高普〥手札

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29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黃易武俠生理學】噓!大師的壞話小聲說

引言:為Readmoo寫的黃易武俠專欄文,原始網頁在此

這不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,慎入。

先在這裡數一筆帳,黃師出版的書冊數之多、字量之龐大,在華文紙本作家中肯定名列三甲,如果不計非武俠類的書,我概算過一下,加一加約有一千兩百萬字。

如果去除比較獨立不屬於魔道體系的《尋秦記》與《雲夢城之謎》,剩餘的字數大約是一千萬字(包含最新出品的《日月當空》,約一百餘萬字)。

之所以想數一下字數,並非要在這裡頂禮膜拜,黃師驚人的產量早已為武俠迷所稱道,我在這裡想說的,反而是這種產量在近年為黃師帶來了反效果。

宮崎駿曾經在《風起》裡說過,創作者最精華的時間只有十年,這除了指體力年紀之外,恐怕也指腦袋裡裝的想像力有其極限。

熟悉宮崎駿作品的人大概不會否認,他的最精華時光應當是從1984年《風之谷》開始,跨越《天空之城》和《龍貓》等作,直到新世紀之交的《魔法公主》與《神隱少女》等幾部,此後難說再有佳作。

當然有人可能更喜歡早期或後期的作品,但最大公約數是這幾部,應當可作為通論。

這個精華十年(或二十年)的說法,恐怕也是宮崎大師的夫子自道。

一個人那怕才情再高,想像力也有其極限,即便在故事劇情上可翻來覆去添枝加葉,但在人物的創新、尤其是世界觀的創新上,遠比編故事困難許多。

所以我們才會一再看到那些高產的類型小說家,即便出的書再多,但往往都是一或幾個主角的系列作品,尤其以推理作家最為明顯,譬如科南道爾的福爾摩斯,或阿嘉莎克莉絲蒂的名偵探白羅,主角大多固定了,換個人物觀眾反而不買單,這是角色創新的困難。

至於科幻或奇幻的多產作家,往往會沈溺在一個架空世界裡,或者以不同的時間點切入,要不就是極大化作品篇幅,翻來覆去總走不出這個世界,這是世界觀創新的困難。

作品寫得越久越多,這種困難就越明顯,我感覺黃師後來也是這樣。

過往聽人提起黃師,常以「虎軀一震」這個成語對他做調侃,類似這種詞彙重複,也是龐大文字量底下的不得不然,但其實黃師晚近的作品已有大幅改善,反倒是文字外的部分,甚難調整。

就我而言,我最喜歡的黃師作品是《大唐雙龍傳》,也有不少人喜歡《尋秦記》或《覆雨翻雲》,但較少聽到有人把後來的《邊荒傳說》或《雲夢城之謎》列為第一名。

且 不看尋秦或雲夢等獨立作品,其餘幾部書都屬於一個世界觀,共享相似的設定,每經過一部書補充,整個體系就越形完整,之後也越難以推陳出新,到了後來的《日 月當空》,處處都看得見前書的影子,包括主人翁與武技樣貌,往好處想是跨文本的連結,但也造成重複感,創新的難度極大。

再者黃師寫作有個特點,人物與劇情的天平上,經常往後者傾斜,常有一切為故事服務的傾向。

譬如女性角色,通常不是仙子型就是蕩婦,極端滿足宅男的遐想。又譬如故事型態,往往夾帶青少年成長元素,習武學藝無往不利,美女及珍寶彈如雨下,胃口再好都有嚐膩的一天。

說來弔詭的是,這種傾向在早期《覆雨翻雲》中尚不明顯,在《大唐雙龍傳》裡達到了最佳平衡,反而來到《日月當空》,讓人讀了覺得有些過頭。

為何會如此?我認為是由於早期黃師的筆力未臻圓滿,駕馭《覆雨翻雲》這種多線程的複雜結構,還未能從心所欲,戮力想寫出的YY(意淫)情調,十成只能寫出六七成,反倒看來不那麼YY。

到了大唐時代,不但筆力精進了,敘事複雜度也由一堆角色,減少為雙主角,兩個角色個性互異,相互制約,恰好達到收與放的恐怖平衡,這正是大唐最動人之處。

然而到了《日月當空》,筆力爐火純青,故事從A到B再到C點,想去哪都能一筆揮就,主角更只剩下龍鷹一個,駕馭難度大幅減低,故事走得越順暢,反倒讓讀者覺得YY越過,缺乏早期的坎坷度。

所以昔日讓黃師攀上高峰的武器(高產創作量,服務讀者的故事性),在今天反而成為絆腳巉石,讓人無法不深思。

我做為黃師的書迷,說到底心中都頗有期待,支持黃師之心未曾稍減,亟盼他能甩脫種種羈絆,山至絕頂自為峰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