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50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關於寫作者與數學家的想法

從我自己寫作的經驗,感覺確實有作者比較像數學家那樣在處理字句,目的不是為了讓初階者瞭解自身的思索,而是與一群同樣精研的作者相互應和。我不願把這些作者全歸類在純文學中,事實上純文學還是有許多人是走大眾化路線的,不過的確以純文學(或稱嚴肅文學)裡最多。

其實對於文字或數學符號的應用,我都認為是「雕米之技」,也就是在米粒上做雕刻,這並非貶意,雕米或任何技藝都有其偉大深奧的一面,有其鑽研精深、再鑽研再精深的刻苦過程,然而對一般庶民來說,欣賞大約僅止於發出「啊」一聲讚嘆,米是用來吃的,吃下肚裡飽足感及養分比甚麼都重要,對於文字或數學都是這樣。

這並沒有誰對誰錯,只是個人興趣取捨的問題,就好像擅於文字的人通常不擅於數學,也搞不懂這些數學家烏七八糟在寫些甚麼算式,還寫得那麼津津有味。

簡單說這種精深於一藝之人,都處在一個大同人圈裡,並無一絲可鄙,但也不特別偉大。我並不想抨擊甚麼,只想談談我的觀察。

複雜的書寫技藝和複雜的數學很像,達到最精深的地步時,都能從符號裡創造世界,這個世界有無數思想碎片,也有無數自成一格的規律,由一個或多個專家寫就,囊括無數前人創有的成果。缺憾是只有少數人才進得來。

對我來說最偉大的數學式有幾個,一是牛頓F=ma的力學公式,一是愛因斯坦那著名的E=mc²的能量公式,它們的地位在我心中比甚麼最複雜的式子都大得多。這些公式的特點都是簡單明瞭,但卻能堪破古今人類堪不破的奧秘,一旦能堪破這種奧秘,表達反而不是問題,可以簡單也可以不簡單,純粹看人怎麼闡述。就像哥倫布立雞蛋那樣,簡簡單單卻叫其他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。

不是說不能複雜,如果刪減到無法再刪減的時候,那麼再複雜的式子我們也該接受(我本想把Maxwell的電磁學方程式當成例子,但發現它還是太複雜了囧),然而大多時候的複雜艱難,是人刻意讓它複雜艱難,以掩飾自己也沒弄通,或使自己顯得高深罷了。

陰陽生剋的道理何其簡單,但複雜起來可生四象五行,可生八卦六十四卦,乃至萬事萬物。原理弄通之後,其餘變化都只是技藝層次(雕米之技)。

原理與技藝該如何區別?技藝只能用在特定場域裡,而原理則能在這些場域之間互通,也就是人說的一藝通、百藝通。

文學中有此例子嗎?

我最近寫稿找到了一段亞里斯多德在《倫理學》中說過的話:「藝術就是創造能力的一種狀況,其中包括真正推理的過程。一切藝術的任務都在生產,亦即設法籌劃怎樣使一個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的東西變為存在。」

雖然複雜了點,但是卻堪破了至理,盡可能將繁蕪的東西刪光減去。一旦堪破此真理,之後創作者無論再怎麼創出華麗精美繁瑣的作品,都只是在這段話中到此一遊,從未脫出他的掌心,都是技藝層次。

我最想做的其實就是這個,但堪破至理難度很高,只好先從技術面循序漸進。與其做數學家,我更寧可做物理學家,差別在後者的研究對象是存有之物,大至星辰小至粒子,而非抽象到旁人無可發想,純脆是自己腦細胞中的電波活動。同樣在創作上,我也希望自己的世界盡量不流於空想,不是單憑想像在組裝字句,而是依託一些現實或體驗,與大眾有溝通橋樑,這對我來說比較踏實。

以上一點小小想法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