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5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《反向演化》讀後感

先說說這本書的故事概要:名偵探冷言受邀前往沖繩海域附近一座無人島,調查一樁恐嚇事件,島上有一組日本外景隊正在拍攝獵奇節目,準備找出傳說中的地底人。主角隨拍攝隊深入神秘洞穴,繼而發生一連串冒險以及兇殺事件,而最後謎團終將被主角給解開。

首先我必須說,我很喜歡書中洞穴探險的那幾段,覺得是這本書中最精彩的部分,我過去一些作品也有類似的地穴探險橋段,足見這是我確切無疑的愛好。當然真實生活中我寧可去爬山也不想探洞,但探洞這種事無可避免會有一種神秘及刺激的吸引力。

作者將探洞的過程寫得很細緻,非專業人士應該是看不出破綻的。這又是我欣賞的另一處地方,顯然作者下了很大功夫在查閱資料,甚至實地履堪,將一些專業上的知識,以及異國的旅遊細節寫得活靈活現,絕非隨意空想成書,這點必須給予掌聲。如今有很多書在這樣那樣的原因中揚棄了創作前的準備功課,過程太過倉促,寫得好壞可以另做計較,但下的功夫在每一個細節都看得見,這一點瞞不了人。

其次作者的用心還展現在許多方面,從大處觀之,作者加入了許多新元素,尤其是洞穴冒險和西太平洋歷史的元素,為這部推理小說帶來了新意。在編排上作者也至少安排了三段主要敘述視角,時空不斷跳躍,還補充了好些歷史上的考據資料,這是結構上的用心。在人物細節上,作者也刻意幫一干主要角色設計了各自的外在與內在特徵,力求人物的生活化與個人特色。

上述幾項功夫分開來看都算用心了,合在一起複雜度更形加倍,可見作者對此書灌注的心力。

成也蕭何敗也蕭何,這部書我覺得最是問題的地方,也正和這種複雜度有關。主要的問題就是謎團(謎面)設計,複雜到讓讀者看不清作者的核心意圖。

推理小說發展到今天,有一種想端上台面謎團就必須足夠複雜的傾向,一般作者的謎團設計或在腦中,或在紙上,但要寫成小說就必須以文字表達。

事實上文字的傳達效果是比較低的,不像圖畫或影像那樣一見可知,因此我覺得越是複雜的謎團,其文字重點越在揭露而不在隱藏,寫得讓人看不懂很容易,東添一筆西寫一段即可,但要寫得讓人好像能懂但又並非真懂,不斷被作者誘往揭開謎底的那一刻,才是功力之所繫。

話題外舉一個例子,在中世紀義大利有一本《機器十書》,內容充滿各種結構複雜的工程機具,也許是吊重物的起重機,或是運送建材的四輪板車,其特點是這些器具都是由作者想像出來的,幾乎沒有實際成品。

這個特色其實和推理小說很像,推理小說的謎團是作者想像出來的,幾乎不可能實地操作其可行性,太過複雜的話,如果是圖像還能讓人似懂非懂,但複雜的陳述恐怕根本無法讓讀者進入狀況,並非說不能複雜,但在建構與解構時要特別小心。

這本書我從頭看到尾,甚至到了主角解謎的那刻,我仍舊無法把握謎團是甚麼屬性,我知道有個謎團存在,但它有點像密室(洞穴的封閉性),有點像暴風雨山莊(小島內人數固定),也有點像那種深入險境有未知敵人的解謎遊戲(地底人),謎團的主軸(或趣味點)如果模糊不清,推理的樂趣就會被剝奪。

我大致能懂作者想藉由各種元素,將謎團拓展至非典型狀態,這是一種讓人樂見的嘗試,然而有一利也有一弊,太多元素會增加複雜度,編排上的難度也更大。

並非說不能複雜,而是要刪減到無可刪減才好,也就是在結構或人物上盡量簡化,最要緊的是讓讀者知道(或以為知道)他在讀甚麼。

由這點衍生出必要性的問題,本書幾條支線我認為可以再商榷,尤其是尾田平次那幾段幾乎不是謎團的重點(雖然它豐富了故事),似乎就沒必要,或至少以補述而不是目前這種方式呈現,以免有誤導讀者之嫌。

其次人物是否能再縮減也值得考慮,譬如那位老刑警施田,或其他工作人員,是否有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另外故事開頭主角是採第一人稱,之後卻是採第三人稱,這點我覺得有點奇怪,不曉得作者有何特殊設計。

而小島事件告一段落,一直到解謎,之間過了似乎有很長一段故事時間,這點我也覺得有點怪,雖然這段時間補充了西太平洋的歷史知識,但也失去了當場解謎的衝擊性。如果先解謎,之後在補述歷史,會不會更適當一點。

然後那封恐嚇信,只在開場有存在感,之後到了小島幾乎讓人忘了有這回事,小島是有死人沒錯,但並未連結到恐嚇信上,在設計上似乎還可以斟酌一下。附帶一提,我仍舊覺得兇手在動機上有點薄弱,在執行的可行性與效果上我也抱有懷疑,以這故事的發散性是會有這種情況,算是非戰之罪吧。

以上這幾件事提出來供作者參考。

最後我想讚揚一下島田莊司獎,由結果觀之,這個獎項的確為華文推理帶來了不少新意和活水,從這幾屆的作品就能看出參賽者的用心,《反向演化》正是一個例證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