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50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《遺忘‧刑警》讀後感

小說的大綱如下:罹患PTSD(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)的警察負責調查一樁婚外情兇殺案,一覺醒來,卻發現自己已置身於六年後,案件早已結案。他懷疑自己病情發作,同時留意到案情種種不尋常的地方,遂與女記者合作展開調查。

基哥的優點首先展現在他的「表現」功夫上,所謂表現,就是作者以文字(或圖像)述說故事,這之中所有讀者直接接觸到的部分,在小說就是「文字運用」,「故事節奏」也可以包括在內(這是我私人的定義)。

基哥文字的特點是不華麗但很流暢,不張揚但有內涵,很多字句蘊含著深意,能讓人細細咀嚼。故事節奏也因為這種流暢性,顯得乾淨俐落,但在該停下來細打慢熬的地方,卻又不至於馬虎,這是一種很成熟的文筆。

以我對基哥的瞭解,這種文筆似乎是他的特色,成熟到沒甚麼好挑剔了,但我其實很想看到他試著囉唆繁瑣華麗一點,或反其道寫得字字含糊,顛覆這種穩定感,也許能另有斬獲?

基哥在寫作時對各種細節都很注意,尤其是事件發展的合理性,譬如兇案中嫌犯夜晚從樓外攀爬到樓上,目擊者基哥是寫一名「露宿者」,而不是路人,這種細緻的差別登時讓細節可信得多,其餘類似這種細心處所在多有。

其次在知識細節上,基哥也很下功夫,舉凡香港的環境,刑警的庶務與偵察,PTSD疾病病況,以及林林種種的生活知識,在在增添了這個故事的質感與可性度,整個「配件」的完成度很高。

其實這部書最大的特色,就在這種完成度上,很像一個去了殼的精緻手錶,與《反向演化》恰好可做一對照。《反向演化》在我看來是一部發散性很強的作品,謎團牽涉到好幾樁歷史事件,故事結構也很龐大,有許多地方都留著大片空白待補。

然而《遺忘‧刑警》不同,這部書在構思時就已經限縮了規模,無論是人物或故事背景,都非常明確簡潔,一旦確定了這些設定,謎團就只會在有限的規模中發展,端看作者如何處理。

甚至連故事結構也表彰著這個差異,《反向演化》的幾條支線往往會使謎團更複雜,增加讀者疑惑,而《遺忘‧刑警》的支線則會縮減疑惑,讓讀者漸漸逼近(或以為自己正在逼近)謎團核心,說起來這種方式更適合正統的推理小說。

故事的幾大謎團都繞著PTSD在打轉,由此病症所衍生出來的身份逆轉,反倒使兇案本身沒甚麼難度。相信多數人都在前半部就可看出那名潛在的真兇,當然這是嫌疑人(紅鯡魚)太少的緣故。也可以說作者正是把這點當作一條紅鯡魚,引導讀者去注意小謎團,等待逆轉時的驚訝。

這個故事就是在有限的條件下不斷翻轉,展現作者的設局功力。

島田大師說的沒錯,這部書的確很像為了參賽而寫的作品,尤其是真兇身份的二次逆轉,可能許多讀者都會皺眉頭,覺得有必要寫成這樣嗎?但以一部參賽作品而言,這麼寫比較不是問題,至少評審都能體諒這是為了增加複雜度,而且不逆轉再逆轉,真兇的身份就太多破綻了。

主謎團當然還是主角身份的逆轉,作者埋了許多伏筆,排出許多橋段讓主角身份不至於提前曝光,譬如女警,林嫌的妻子,武館的梁師傅,以及片廠老資格的警衛洪爺,所有這些人要不就是不知情,要不就是沒直接接觸到主角,沒有一個人同時見過主角的兩種身份(其實這也滿湊巧的XD),方才造就逆轉時的合情合理,鮮少破綻。

由此可見作者對此下了多少功夫。

故事中當然還是有不合理的地方,譬如用拿刀方式推測拇指受傷,林妻沒見過丈夫的多年好友等等,都是小地方,無損故事。

其中最不合理之處都集中在真兇身上,包括她殺妹妹全家、以及想殺女記者的理由都有點勉強,且當她精神上有問題,但主角能由此推測出她的謀略也有點跳太快,或許作者重點大多放在主角身上,對真兇設計比較促迫?還是我有一些沒注意到的地方?

另外我建議基哥無須太在意台灣用語,主角是香港人用香港語彙更適合點,有些台灣用語我看到覺得怪怪的,譬如「安啦」「小咖」「撇步」等等,從角色口中蹦出來很突兀哩。

基哥在故事中埋了一些FANS梗,譬如介紹香港向寵物先生的書致敬,又諸如黃柏青馬鴻傑這些讓人會心一笑的名字,在此反致敬一下 XD

島田大師說PTSD不大符合他對21世紀新本格的期待,其實我倒覺得還好,也許基哥下次可以從文本之外尋找元素,以新意為優先考量。

總之這是一部實至名歸的首獎之作。

PS:本來還有幾部書想寫,但最近又來到了寫稿忙碌期,只好把這些書放晚一點再看,對這些書的作者感到抱歉 囧rz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