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5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為《日月當空》寫篇文章

如今有了一點年紀,就不覺得多有趣了,風月無情,想想還真是沒錯,無論是一把誠實的鏡子,還是抽屜裡越積越多的藥袋,都在提醒大家歲月殘酷。

在整個2012年,最讓我驚喜的幾個消息之一,就是黃易大師推出新作《日月當空》。我是黃大師的書迷無誤,然而我也曾經對大師失望過,寫了一篇抱怨的拍磚文,至今仍是我部落格裡回應最多的文章之一。

《大唐雙龍傳》是我最喜愛的武俠小說,曾經在我人生的低谷,扮演過重要的安慰角色,由此不難想像我對《日月當空》的期待。相差六十年的故事時間,在真實世界則過了十年,作家的創作生涯又有幾個十年。

為了宣傳,大師親自來了趟台灣,我在網友的臉書上看到他們合照,大師真的變了好多,已不再是大唐扉頁裡那種形象了。

往好的方面想,連金城武和木村拓哉,最近也接連傳出拍廣告時露出老態,又何況是大師呢(不知這算不算往好的方面想)。

風月無情,在誰的身上都不可避免,大師沒辦法凍齡,我們又何嘗不是。

聽說大師把《日月當空》視為他的封刀之作,這部書我已開始看了,簡單的說出第一感想:俐落痛快又YY,開場之不拖泥帶水,連大唐等書也瞠乎其後!

這正是我早前拍磚抱怨的主因,自大唐以後,大師的文風拐了個彎,變得相當瑣碎考究起來。我想我知道大師為何有此變化,變化是突破的中繼站,大唐之後的變化,自然是大師在求新求變,只是我真心不喜歡這種變化。

等看了《日月當空》頭幾章,我鬆了一口氣,那不只是尋秦和大唐的風格再現,而且更進了一階。日月的封面說此書超越大唐,我在幾個方面同意,這故事非但俐落痛快,武學論述也更完整了,文史材料翔實扼要,信手拈來之餘,頗有高陽這些老作家的味道。

這並非說其風格朝歷史小說靠攏,而是在大眾文學的基礎上,疊架出更多史實及思索,又不減損其一貫的可讀性。

我比較擔心的,是大師對主角太好,少了大唐那種小人物倍嚐艱辛的樂趣。

初看幾集,見主角不時「兩眼放光」,我不免暗驚「怎會這麼巧的」開始期待大師何時才會讓我「虎軀劇震」一下,重溫這些鮮活的黃氏語彙 XD

而後看到「上代的巧藝大師陳老謀」,大唐魂又湧上心頭,怎麼這個給寇仲補車胎的傢伙,已經成了巧藝大師了?

有人說故事是不會老的,不會風月無情人暗換,劉關張永遠能演出桃園三結義,唐吉訶德也總在挑戰風車。然而在《日月當空》中,大唐卻真的老了,當我讀到「自多情公子侯希白過世後」,才真正體悟到這一點。

這部書畢竟不是大唐,任他當年風流瀟灑,與寇徐老跋多睥睨當代,如今也已成為過往。

然而我不免揪心,寇仲和徐子陵他們呢?這幾人溯江河源頭回來、長安重聚後又過了一甲子,人說他們已經西遊遠去,而今安在?

與大唐拉開距離,是為了避免故事被它的引力牽著走,這一點我能瞭解,時代已不是他們的時代,故事也換了主角,龍鷹自有其驚心動魄的遭遇,說不定更加精彩,是該好好關注新人才是,但我就是忍不住會想起他們。

風月無情人暗換。

還好在一二集裡,大唐的人事物一一浮現,不死印法,慈航靜齋,井中月也已重現江湖,那麼接下來應該是刀主人了吧,沒錯對吧?

我知道我終究會投入當下這個故事,但又會不時逡巡,期待能找到過往的吉光片羽,期待那些人出現。

《世說新語》裡,有一則腦筋急轉彎是這麼問的:「長安遠,還是日頭遠?」這恰恰也是我對此書的疑惑,卻深怕答案會像那個滑頭小皇帝說的一樣:「舉目見日,不見長安。」

我是否能達成心願,誰能預料?想來想去也只有黃易大師,日月當空,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