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5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漫談古龍創作的拐點

將古龍小說分為前中後三期似乎已是學界通論,在此簡單介紹一下,古龍的前期作品,大致是從《蒼穹神劍》到《情人箭》、以及《大旗英雄傳》等書。

前期我只讀過大約五六本,說一句實話,雖然故事都還不錯,但就像一般武俠小說那樣,並沒有特殊之處。直到《情人箭》(另名《怒劍》),尤其是《大旗英雄傳》,才真正令我感到驚豔。

《大旗英雄傳》裡的鐵中棠,其英雄魅力真是讓人難忘,也是從這一部之後,古龍由前期邁入了輝煌的中堅時期,那時大約是上個世紀的60年代。

古龍的中期作品由《浣花洗劍錄》開始,其後《名劍風流》及《武林外史》,已然完全是強作,充滿為讀者津津樂道的迷人懸念、以及故事上的張力,然後便寫出了《絕代雙驕》。

據維基百科記載,古龍曾自言「自己到了《名劍風流》及《絕代雙驕》,都還在學習金庸」,之後其個人風格才日益明顯。

《絕代雙驕》這部書我從學生時代起看了不知多少遍,雖然未能像金庸最好的幾部作品那樣,每看一遍有一遍的體悟,但在看時至少都能讓我抓耳撓腮,全神投入。

這是一部極好的作品,可讀性極高,這讓我不免生出些疑惑,古龍大師似乎覺得此作仍有斧鑿痕跡,才會說「都還在學習金庸」,那麼到底是哪邊讓他不滿意呢?

我查了下年表(如附圖),之後的作品就是他名揚四海的《鐵血傳奇》(楚留香故事)、《多情劍客無情劍》(小李飛刀故事)以及《蕭十一郎》,當然這幾部絕對是他的力作,但這幾部力作與《絕代雙驕》到底有甚麼差異呢,為甚麼他會覺得這是一個分野。

這個重大的轉折點(拐點)我想了一下,莫非是因為《絕代雙驕》之前的作品,都太像傳統武俠,因而古龍認為仍屬於學步階段?

所謂傳統武俠,就是我們都熟的那個套路:少年主角由蒙難逃生,到學藝初成,再到闖蕩江湖、進而建立後宮名滿天下,這種少年成長模式似已堪稱武俠的經典或是笑談了,幾乎每一位武俠創作者,都是由這條路子入手,集其大成者當然是金庸,無論是射雕三部曲或《俠客行》,都脫不出成長小說的影子。

金庸最後是跳出來了,所以才有《鹿鼎記》的變格,遺憾的是有許多小說家仍跳不出來,翻來覆去仍走這一套路,原因當然是這條路讀者最愛。

古龍的前期作品,也大多是這類套路,直到《大旗英雄傳》《浣花洗劍錄》開始漸變,到《武林外史》已不純然是成長小說,主角一出場就是絕代高手,到了《絕代雙驕》,似乎又走回了成長小說的路子,然而卻走到了一個頂峰。至此書之後,他的成長小說已來到盡頭,開始擘劃出楚香帥、小李探花這些以成年人(甚至中年人)面貌直面讀者的角色。

日本漫畫界通常將漫畫粗分為少年、青年及成年漫畫等幾大類,少年漫畫有所謂的「王道」路線,以友情、努力及勝利為作品主軸,故事主角清一色是十幾來歲的少年郎,這點與武俠何其相似。

古龍早期紛亂的創作史,一方面固然反應其性格的大而化之,但也未始不是由於經濟困窘,在創作上只能隨行就市、遊走於各大業主之間。

到了創作中期,他的生活顯然已無後顧之憂,以他的高才,當然不甘囹圄在此一套路中,期待有更多的新意和自我。

金庸與古龍的差異,大概就是日漫中「王道」與「邪道」的差異(邪道乃指非王道路線的其他類型)。古龍作品自楚留香之後,除了主角「長大成人」之外,也添加入濃濃的類型小說風味,譬如懸疑推理等解謎元素,甚至是散文般的抒情扣問。

這種非傳統的武俠路線,一舉將他的創作轉至全新的背景色中。

除了以上的要素,他中期後半的作品還有另一特色,那就是由百萬字的鴻篇巨構,漸次減至數十萬字比較短的篇章,或是由幾個單元串接而成的系列作,譬如楚留香、陸小鳳等故事。後期的七武器系列,更是篇篇獨立的武俠單元劇。

這點由他年表中三個時期的作品表列就能看出來,越到後期,數量越多,但篇幅卻小了不少,《大武俠時代》甚至是諸多短篇的集結。

這種轉變高度契合了武俠電影的規模,我無法肯定是否有這層意思,但自中期以後,古龍作品確實便與影視圈密不可分,或許當時的古龍,便已經意識到這是一條值得嘗試的路。

然後到了晚期,出現了他為人所詬病的幾字一句、或甚至一個字一句的駭人斷句法,是否也和影視的經歷有關?

須知古龍的電影劇本大多由他親自操刀,小說內容轉成影視,勢必會捨棄大量冗餘的文字描寫,古龍當時已有先劇本而後小說的案例(《蕭十一郎》),若說沒有被「電影語言」影響到,似乎也不可能。

試想他當時每一部作品恐怕都已是電影改編的預選名單,把書寫得跟劇本相近,恐怕也是不得不然。

時下流行的輕小說,正是這種揚棄文學包袱的顯例,誇張的人物描寫、宛如動漫分鏡般的段落,恰恰適合改編成ACG作品。又譬如文句短捷的作家夢枕饃,其小說亦被譽為最方便改編成動漫的原作,想來也是相同道理。

走到這一階段的古龍,其作品風格顯然又是一變。

文學史上有杜甫就有李白,在武俠小說中,若說金庸是深不可測的杜甫,則文章隨心境而轉的古龍,顯然就是武俠小說界的李白。

吾等晚輩在驚嘆其才情如魚龍曼衍、五七年一變之時,似乎也能由此讀出這些作品如何反應他當時的處境,以及其多姿多采的人生吧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