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請多拍打餵食...
  • 845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日月文]作者的風格,讀者的選擇

當然即便同樣是歐美作家,文風也各不一樣,尤其物質條件比華文世界優渥許多,這麼比是有點不公允。

不過我特別注意過,優秀的歐美作家書中經常有大量的文化知識,具體表現在他們專有名詞的使用量,這一點對東方作家(包含日本)來說相當罕見。譬如史蒂芬金對美國通俗文化之熟稔,經常體現在他書中,再加上他後期日益純熟的文學手法、他的人生歷練,構成一種龐大的說故事魅力。

許多人看完書後,經常都會為華文作者感到憂心,甚至覺得很難看進其他華文小說。老實說我也是這些人裡的一個,純以藝術性而言,歐美的小說的確在華文作品之上。

後來我拿到《日月當空》最新卷,在翻開書之前,我很擔心會看不下去,即便這部書的作者是黃易。等到開始閱讀時,我卻發覺事情並不像我想的那樣,我仍舊興味十足的看完了這本書,地球也並未因此毀滅。

為甚麼呢,我對華洋文學的評判改觀了嗎?其實沒有,我仍舊覺得西洋文學的頂尖之作,勝過華文的頂尖作品(在此指大眾小說,純文學那一塊離我較遠),很長他人志氣,但這是我的心裡話。

然而在讀《日月當空》時,我幾乎沒想到這件事,因為純就書的內容而言,便已經足夠吸引我了──故事精彩,文史資料翔實飽滿,字裡行間充滿濃濃的黃易味道。

這讓我有了新一層的體悟,作家(或藝術家)一旦打磨出風格,而這風格在作品中無所不在,那麼這部作品就已經足夠完整,剩下就是讀者是否對這風格欣賞認可,在心中投它一票。

猶記得在2004年,大陸「今古傳奇」雜誌曾辦過一場黃易見面會,與會者都是當年雜誌力捧的兩岸武俠新銳,這批新銳在雜誌號召下,聯袂前往香港面見大師。一切消息我都是從網路上得知,那時我甚至還沒提筆創作。

這批兩岸新銳,有幾位如今早已是喊水會凍結的創作聞人,有作家有插畫家,有人現在甚至在拍電影,名字就不說了。

我最記得其中一個女孩,來自對岸,作品一直都很暢銷,是一位頗受書迷追捧的美女作家。

應該是在她網誌還是某個論壇,我看到她提起這趟香港之旅,文中談天談地,甚至談到大師家養的那條狗,但就是不談大師本人,只在開頭幾筆帶過。從她的文章中,很可以感覺她對大師作品絕無好感,會走這一趟大概也只是順道觀光。

我後來想想,是否女孩對大師的YY風格不滿,然而北一女許多女生倒是挺喜歡的?又或對岸新武俠那一輩人,普遍文藝氣息,與大師走的不是同一路?

最終我也沒真箇搞懂原因,只能說作者選擇路線,讀者選擇作者,連金庸這樣全面的武俠大家,照樣不受某些人待見,又何況是其他風格各異的書寫者呢。

一名作者能夠做的,就只有磨利自己的筆尖,形塑個人風格,讓這股風格落實在一部部作品之上,等待與讀者相會。

(當然,想做到這一點是很困難的,個人風格與創作者是個甚麼樣的人息息相關,不具名的作品,讀者還能猜到是誰寫的,才算初步成功)

這樣的作品我想就已經完整了,比較孰優孰劣,意義不大,《日月當空》就是如此。有人狂愛藍寶堅尼,有人喜歡凌志的低調,珍饈乎,毒藥乎,都是讀者的選擇。

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曾經說過類似的話:如果一個作者擁有二三十萬名忠實讀者,那麼他根本就不用理會評論家。

會看這篇文章的,大約都是大師的讀者,有幾十萬個忠實讀者,誰還需要糾結在這些事上。

至於那位美女作家,十年過去了,她仍然相當暢銷,但她的作品始終沒成為我的菜,我也能有我的選擇,不是嗎?

後記:這篇文章是為《日月當空》電子報而寫,文中提到2004年的黃易見面會,確有其事,台灣參與的新銳就是九把刀。至於那位美女作家,筆名叫做滄月,她本人或她的作品並非我想談的重點,我和她也沒有個人恩怨,特此說明一下 XD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